杭州爆燃事故追踪:27岁牙医劫后余生,可以唠

杭州爆燃事故追踪:27岁牙医劫后余生,可以唠

时间:2020-03-21 08:5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浙江在线-健康网8月1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翁含露 通讯员 王婷) “我骑电瓶车路过(事发地)时,没听到爆炸,没看见火光,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就倒下了,想要扶起电瓶车,反倒被它‘吸’了过去,现在想想大概是‘恶浪’把小电驴弄短路了。”

昨天下午在浙江医院,记者见到了刚被转入普通病房(隔离病房)的黄先生,劫后余生,躺在病床上的他看上去波澜不惊,语速平稳,身体已无明显痛感,只是鼻饲管的存在,还让黄先生有些不舒服。

“不知道出院的时候,儿子还认不认得我。”黄先生说,他的儿子才一岁半,那么多天没见,担心孩子怕生不让他抱了。

黄先生躺在病床上

7月21日上午,杭州市古墩路一商铺发生燃爆,事故造成2人死亡,数十人受伤。事故发生后,浙江医院共收治27名伤员,其中,一名27岁男性伤员病情极度危重且复杂——颅骨粉碎性骨折伴颅内异物、全身多处复合伤、烧伤总面积18%,伴创伤性休克及创伤性凝血功能障碍——这名“极危重且复杂的男性伤员”就是黄先生。

爆燃现场,理性驱使他向陌生人“讨”水喝

几大科室同时“上阵”,手术历时8个多小时

“连车带人瘫在路边后,有人听到了我的呼救,把我抱到了阴凉处。”事发当天,令黄先生印象最为深刻的,还是有人给他递了水,“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喝水,所以喝完两瓶,我又向一个小姑娘‘讨’水喝,其实挺难为情的,我一般不会主动寻求别人的帮助。”

为什么要‘讨’水喝?黄先生说,自己是一名口腔科医生,那天上午,他正赶赴杭州一家医疗单位参加面试,结果就出事了,处于理性和作为医生的本能,他第一反应就是多喝水,补液、降温对之后的救援有好处!

黄先生被送到医院时

黄先生被送到医院时脸部几乎“血肉模糊”,事后他自己也没想到,伤势这么严重。

“路上其实就出现了多次意识丧失,衣服都被血浸透,一到医院我们马上开始抢救,包括压迫止血,开放气道,初步包扎及缝合动脉,开通深静脉,并且输血输液补充容量、休克复苏等维持生命体征。”浙江医院放射科主任张建军主任医师介绍,CT检查后,他们发现异物及骨折片突入颅内,随后召集专家组紧急讨论多学科联合手术方案。

黄先生在接受治疗

下午1点多,一场长达8个多小时的生命接力拉开序幕,浙江医院神经外科、骨科、口腔科同时开展手术。

神经外科沈峥主任医师说,开颅手术中,大大小小的碎玻璃扎满了患者的前额和后脑,光清理就花了半个多小时,包括弹珠大小的玻璃球一个,碎骨片一堆,以及夹杂的毛发和泥沙等。

口腔科徐国超主任医师说,患者右脸几乎毁损,除了不规则的伤口,面神经部分被异物撕裂,同时伴有皮肤烧伤。历经三个小时,他们才将颌面部所有软组织通过清创缝合恢复至原来的状态,使术后面部瘢痕控制在最小。

骨科赵正旭主任医师说,患者四肢、背部扎满了碎玻璃和碎屑,伤口污染严重,整个清创过程持续8小时,贯穿手术始终,4名骨科医生轮番上阵,仅伤口缝合就达300多针。

当晚9点多,手术在麻醉科、神经外科、口腔科、骨科、普外科等多学科合作下,终于顺利结束,取得整个救治过程的阶段性胜利。术中共输血超4000毫升,相当于全身换了一次血。

最初每天只能探望儿子不到2分钟,

现在父子俩可以唠嗑上10分钟了

“医院电话打来的时候我在上班,说我儿子在急诊,我还不信呢!到医院才发现是新闻里说的事情。”昨天在浙江医院1号楼,记者还见到了黄先生的父亲,十天来每天都会到医院看儿子。

黄先生的父亲

大伯说,这十天最难熬的,莫过于儿子做手术期间接到“病危通知单”时,“拿着那张纸手一直抖咧!”

而他没想到的是,术后儿子被转入ICU后,又出现了严重的“创伤三联症”——失血性休克、创伤性凝血病、创伤性低体温,情况仍然十分危急。

一方面,医院对其进行呼吸机辅助呼吸,抗休克、止血、制酸、补液、平衡电解质等对症支持治疗;另一方面,多学科团队更是打起十分的精神,每天早上8点至10点进行病情评估讨论会,分析每个症状体征的变化,根据可能出现的情况拟出相应的解决方案。

“尤其是第一天晚上,大家凌晨才离开医院。”浙江医院重症医学科蔡国龙主任医师透露,所幸第二天傍晚前,患者的血液等各项重要指标开始慢慢好转。

医生在监测病情

入住ICU第二天,医院营养科开始对黄先生进行肠内外营养治疗,根据身体状态变化每日予以针对性的营养处方,第9天时已能少量进食。营养科郑培奋主任说,“一碗小小的米汤下肚,患者在心理上就会受到非常大的鼓舞。”

为了预防院内感染,医院感染管理科制定了紧急消毒隔离措施,对受伤患者所在病房进行严格的环境表面清洁工作(两次/日),以及严格的空气消毒(三次/日);为了做到对充分的安全隔离,到目前为止,对黄先生依旧实行全天24小时专人值守“特医特护”的方式,即一位医生、一位护士每一分每一秒监测其病情。

黄先生在病房中

“在扛过了颅内水肿期、休克期,以及感染的‘大关’后,接下来还需要克服一个个感染的‘小关’,如果照这样顺利下去,再过2~3周就能出院了。”在蔡国龙主任医师看来,黄先生的恢复情况已经超出了所有医护人员的预期——7月22日下午,开始清醒;7月26日下午撤除呼吸机,实现自主呼吸;7月27日上午11点,顺利拔除气管插管;7月31日,患者转入普通病房,生命体征平稳,基本脱离生命危险。在接下来的治疗中,康复、外形修复和心里建设将是一条很长的路。

而令黄大伯欣慰的是,最初每天只能探望儿子不到2分钟,现在父子俩可以唠嗑上10分钟了,“我就叫他别着急,慢慢来,他心态也还可以的。”

“这段时间家里人辛苦了,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牵挂我。”黄先生坦言,老婆第一次来探望的时候,眼泪鼻涕一大把,人也瘦了5斤,看着有些心疼。

现在,他有大把的时间在躺在医院,在对家人的思念之余,黄先生有些担心自己右侧手臂未来的康复状况,“我们做牙医的,还得靠手吃饭,希望关节的活动度不会受影响吧!”

责任编辑:郑莹欢